入侵沈教授家的冒险计划./巍澜

赵处长被特调处全员合起伙来驱逐了。

周六早上就揉着脑袋站在沈巍家门口的赵云澜有些头疼。按理来说他们特调处作为与众不同的办案处是不分工作日和周末的,可林静大庆那几个家伙昨晚非缠着他玩真心话大冒险。不仅前任女友的数量和交往历程被揭了个底儿掉,甚至还逼得他无处可去――
“老赵你这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不是办法,我这个副处做主给你放天假你爱找谁玩找谁玩去吧。”
“就是就是明天周六龙城大学也放假的!”
“赵处拜拜玩的开心!”
唯一没有参与'赶走顶头上司'计划的祝红挽着手臂,面色不善的朝他“哼”了声。
他就这么被不明不白的赶了出来。

沈巍家离自己家不到五米,在他家闲一天真是…妙啊。还存了点点良心觉得打扰沈教授休息不太好的赵处杵在别人家门口,有点犯难。
然后门在他面前被打开了,里面的男人眨眨眼,一副迷茫的表情。“早?”
“沈教授这是要出门?”
“去超市。”沈巍上前两步,“出什么事了吗?”
赵云澜沉默两秒,“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扫地出门。”
沈巍显然是听明白了,嘴角的弧度压抑了一会无法克制的加深,他侧着身子,“先进来吧。”
浑身上下写满了“这怎么好意思打扰沈教授出门呢”的赵云澜走进了沈巍家。

“你先把粥喝了。”
沈巍把碗递给进门就抓紧时间瘫在沙发上的赵云澜,后者接过碗三下五除二喝个精光,站起来去厨房洗碗。“沈教授连我没吃早饭都能猜到。”他拆个棒棒糖丟进嘴里,回身跟上拉开门在门口等他的沈巍。
沈巍瞥他一眼,一脸的‘你会吃早饭才有鬼了’的表情。

沈巍有超市做目的地,赵云澜则是漫无目的得跟着他走,边走边思考到哪儿去浪费这一天。
“吃辣吗?”
赵云澜被问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戏谑的看着并肩而行的人,“怎么着,咱们沈老师还会下厨啊?”
“会一点。”沈巍笑了笑却并没看他,耳尖有点可疑的微红。
“噢。”赵云澜舌尖卷着糖,“吃啊。”

沈巍其实不太喜欢来超市,人多到拥挤的时候他会莫名其妙的烦躁。但是今天不一样。
斩魂使对环境的感知能力比其他人更强些,今早赵云澜刚在他家门口站定他就知道了,看他迟迟不敲门这才随便找个借口把门打开。
只不过今天在超市好像挺让人舒心。

“赵云澜。”
那厢举着两颗菜研究西兰花和花菜究竟有什么区别的赵处长头都不抬,“不要茄子。”
…沈巍往篮子里丟了一把芹菜。再看看那人叼着的棒棒糖,沈教授走向了肉类区。
做个糖醋排骨吧。

结账后购物袋被赵处以“不会做饭总能拎包”为由抢了过去。只捧了两罐牛奶的沈巍跟在他边上,活像个听话的小媳妇——至少赵处是这么觉着的,这一点赵云澜在屡次决意入侵沈巍家厨房大显身手却被沈教授一手好刀功给震住后更确信了。
赵云澜趴在桌上看着面前的三菜一汤:辣子鸡、糖醋排骨、清炒芹菜、紫菜蛋花汤。“你怎么什么都会…?”
“只要你多看书,实践,会的东西自然就多了。”沈巍递双筷子给他。
“真的不考虑加入特调处吗沈老师?”
“请容我再一次拒绝。”
“别啊。”赵云澜给他夹块排骨,“好好考虑考虑。”
“……”沈巍没回话,权当接受了这点小贿赂。

赵云澜没有大白天睡觉的习惯,但现在他确实有些困了。
老实说他来沈巍家还真不是单纯没地儿去,这个沈教授研究面实在太广了,有些本不该普通人知道的事情他也一清二楚。赵云澜揣着观察他顺带蹭饭的心思来,到了下午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好吧…也可能是因为沈巍家的沙发太舒服了…。半梦半醒的赵处长翻了个身,也没管沙发那头的沈巍正看着他,迷迷糊糊的睡死了。

一觉起来都至傍晚,赵云澜寻思着打扰人家一整天了要不回家泡桶面得了。那头沈巍已经把碗筷摆上桌招呼他吃晚饭。
吃了睡睡了吃,怎么这么像养猪呢。全然没发现自己真的在被当猪养的赵处长快活的应声,又蹭了沈巍一顿饭。


“沈巍啊,今天打扰你一天真是不好意思…下次我请…”
“以后要是想吃饭了,就来对面找我。”
“行啊没问题!那沈老师哪天想学泡面了我赵云澜手把手教你!”
赵处长正找钥匙开门,顺嘴回句不着四六的话,也就错过了身后沈巍一个真心实意的笑。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