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侵沈教授家的冒险计划./巍澜

赵处长被特调处全员合起伙来驱逐了。

周六早上就揉着脑袋站在沈巍家门口的赵云澜有些头疼。按理来说他们特调处作为与众不同的办案处是不分工作日和周末的,可林静大庆那几个家伙昨晚非缠着他玩真心话大冒险。不仅前任女友的数量和交往历程被揭了个底儿掉,甚至还逼得他无处可去――
“老赵你这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不是办法,我这个副处做主给你放天假你爱找谁玩找谁玩去吧。”
“就是就是明天周六龙城大学也放假的!”
“赵处拜拜玩的开心!”
唯一没有参与'赶走顶头上司'计划的祝红挽着手臂,面色不善的朝他“哼”了声。
他就这么被不明不白的赶了出来。

沈巍家离自己家不到五米,在他家闲一天真是…妙啊。还存了点点良心觉得打扰沈教授休息不太好的赵处杵在别人家门口,有点犯难。
然后门在他面前被打开了,里面的男人眨眨眼,一副迷茫的表情。“早?”
“沈教授这是要出门?”
“去超市。”沈巍上前两步,“出什么事了吗?”
赵云澜沉默两秒,“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扫地出门。”
沈巍显然是听明白了,嘴角的弧度压抑了一会无法克制的加深,他侧着身子,“先进来吧。”
浑身上下写满了“这怎么好意思打扰沈教授出门呢”的赵云澜走进了沈巍家。

“你先把粥喝了。”
沈巍把碗递给进门就抓紧时间瘫在沙发上的赵云澜,后者接过碗三下五除二喝个精光,站起来去厨房洗碗。“沈教授连我没吃早饭都能猜到。”他拆个棒棒糖丟进嘴里,回身跟上拉开门在门口等他的沈巍。
沈巍瞥他一眼,一脸的‘你会吃早饭才有鬼了’的表情。

沈巍有超市做目的地,赵云澜则是漫无目的得跟着他走,边走边思考到哪儿去浪费这一天。
“吃辣吗?”
赵云澜被问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戏谑的看着并肩而行的人,“怎么着,咱们沈老师还会下厨啊?”
“会一点。”沈巍笑了笑却并没看他,耳尖有点可疑的微红。
“噢。”赵云澜舌尖卷着糖,“吃啊。”

沈巍其实不太喜欢来超市,人多到拥挤的时候他会莫名其妙的烦躁。但是今天不一样。
斩魂使对环境的感知能力比其他人更强些,今早赵云澜刚在他家门口站定他就知道了,看他迟迟不敲门这才随便找个借口把门打开。
只不过今天在超市好像挺让人舒心。

“赵云澜。”
那厢举着两颗菜研究西兰花和花菜究竟有什么区别的赵处长头都不抬,“不要茄子。”
…沈巍往篮子里丟了一把芹菜。再看看那人叼着的棒棒糖,沈教授走向了肉类区。
做个糖醋排骨吧。

结账后购物袋被赵处以“不会做饭总能拎包”为由抢了过去。只捧了两罐牛奶的沈巍跟在他边上,活像个听话的小媳妇——至少赵处是这么觉着的,这一点赵云澜在屡次决意入侵沈巍家厨房大显身手却被沈教授一手好刀功给震住后更确信了。
赵云澜趴在桌上看着面前的三菜一汤:辣子鸡、糖醋排骨、清炒芹菜、紫菜蛋花汤。“你怎么什么都会…?”
“只要你多看书,实践,会的东西自然就多了。”沈巍递双筷子给他。
“真的不考虑加入特调处吗沈老师?”
“请容我再一次拒绝。”
“别啊。”赵云澜给他夹块排骨,“好好考虑考虑。”
“……”沈巍没回话,权当接受了这点小贿赂。

赵云澜没有大白天睡觉的习惯,但现在他确实有些困了。
老实说他来沈巍家还真不是单纯没地儿去,这个沈教授研究面实在太广了,有些本不该普通人知道的事情他也一清二楚。赵云澜揣着观察他顺带蹭饭的心思来,到了下午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好吧…也可能是因为沈巍家的沙发太舒服了…。半梦半醒的赵处长翻了个身,也没管沙发那头的沈巍正看着他,迷迷糊糊的睡死了。

一觉起来都至傍晚,赵云澜寻思着打扰人家一整天了要不回家泡桶面得了。那头沈巍已经把碗筷摆上桌招呼他吃晚饭。
吃了睡睡了吃,怎么这么像养猪呢。全然没发现自己真的在被当猪养的赵处长快活的应声,又蹭了沈巍一顿饭。


“沈巍啊,今天打扰你一天真是不好意思…下次我请…”
“以后要是想吃饭了,就来对面找我。”
“行啊没问题!那沈老师哪天想学泡面了我赵云澜手把手教你!”
赵处长正找钥匙开门,顺嘴回句不着四六的话,也就错过了身后沈巍一个真心实意的笑。

一眼/巍澜

#ooc属于我#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 惊鸿一瞥 乱我心曲。巍笔。”

彼时赵云澜还什么都没记起,他唯一讶异的只有自己对昆仑锁的熟悉,室内墙上年代不同的古画和照片全是他的脸。他赵云澜活了三十个年头,什么奇闻诡事没听说过,此刻也不得不呆立当场,用他清奇的思路来得一个解释:那位沈巍题字画的上古昆仑君,怕是同他有什么联系。
大神木和大封石中的记忆显然不让赵云澜满意。开什么玩笑,以他是昆仑转世为前提来假设,他可不觉得自己这经过人世磨炼的魂魄会少了那抹愤世嫉俗。唯一的可能就只有那两处的记忆被修改过。
有什么人在阻止他想起来。
初时赵云澜并未怀疑过沈巍,这位在人世中瑀瑀独行的斩魂使除了他什么都没有,爱的孤独又沉重。
所以最后即使真的是沈巍在试探 阻止他回忆起一切,拥有昆仑君记忆的赵云澜也只想像往常一样嬉皮笑脸,再郑重其事的告诉他。
“你受苦了。”

沈巍遇见赵云澜是在那扇窗口,不论轮回几世一样不大正经的人趴在那儿,笑眯眯的逗被吊在窗外的实习职员。
又见面了。沈巍掐着掌心强迫自己不再和他对视,叮嘱刚从楼上摔下来的实习职员下次小心。
不该的。远远看着就行。本是不祥之人,不能靠近他毁了他。
直到赵云澜走来自我介绍沈巍才真正清醒,他同赵云澜握手时嘴角止不住上扬。
就这一次,下次不了。
沈巍回家后在卧室里坐了一晚上。只有这间满是画像和照片的屋子能给他平静。
就是从正式遇见赵云澜那天开始不一样的。
赵云澜越来越频繁的拜访沈巍,两个人无意遇见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甚至是提出要追他。
一步错,步步错。
不该这样的。沈巍细细摩挲着手下的照片,大的、小的、发火的、大笑的。该拿你怎么办好。
沈巍自觉是被命运捉弄之人,而赵云澜却是它送他最大的礼物。他愿用一切来交换他。
他既盼着他记起,又盼着他永不再记起。
沈巍最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小郭这个变数他始料未及。以至于沈巍醒后又是下跪又是道歉,这才换回赵云澜白眼。
“对不起,我错了。”

这天沈教授教案整理的多些,不留神让来接他的赵处长溜了进来。赵云澜处长完全没有作为一名偷溜进大学校园的教师家属的自觉,拖开椅子大喇喇坐在他面前。顺手拆了桌上的棒棒糖吃。
吊儿郎当的赵处拍拍后脑勺,嘴里不安分的咬着糖棒,隔桌对坐的沈教授神情专注的看着他。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啊。不擅长文邹邹的赵云澜被脑子里闪过的话吓的抖了三抖。
恰时沈巍开口唤他。
“赵云澜。”
“那时我总觉得,昆仑的魂魄辗转多世已与我再无干系,我只能做到护其一世平安。直到遇上你。”沈巍似乎不太习惯向他表露情感,耳根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攥笔的手捏出了白痕。
“当时我就明白,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跟你走。”






"我既盼着他记起,又盼着他永不记起。"源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跟你走。"源于栖见大大的《可爱多少钱一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