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
》私设多无旭凤戏份
》我巨喜欢润玉 一个送给他的小甜饼

“是你让我热爱这世间。”

人间的寒冬难捱,往年要破冰取水。可今年不知怎的,大小江河竟无一处结冰,就连冬风都较从前柔和不少。最后连枯死的枝头点出株株腊梅,大家伙儿们也都见怪不怪,准是近来神仙仙子有天大的喜事,大赦百姓罢了。于是在正月里祭天念祖时,多给神明叩几个响头,以求来年幸福安康。

  水神嫁女,天上人间,十里红妆。
  洛霖活这数万年,同先花神梓芬那一段情不过弹指一挥,因此尤其盼望自己与梓芬所出能寻得如意郎君。他本意是取消润玉同锦觅的婚约,由锦觅另择良人。但自夜神殿下守孝这三年来,锦觅一直伴其身侧,由她央着,两人时不时出去一番游历,夜神殿下惯着锦觅,暗地里也处理掉不少心机叵测之徒。殒丹已于锦觅心口取出,洛霖心底明了此为锦觅的抉择,于是也再不干涉。更何况大婚之日将至,纵是水神平日那般不喜形于色的仙,也悄悄将对凡人的管制松了一松。今年凡间腊梅开的尤其精神,知女莫若父,此番为谁的手笔,他心知肚明。

  继位一载有余的旭凤陛下最近倒是日日忧心。母神荼姚仙上卸去了一身天后重担,做起媒来也是一把好手。今日一个鸟族族长花枝招展,明日一位水族公主艳压群芳。真正中意的仙子即将大婚。说起来也是十分心酸,愁的昔日英勇神武的天帝陛下头发都掉了大把。况且新帝根基不稳,始才登基四海动荡,每日里需花上大量时间将各族内部人手替换成陛下亲信,还得保证不引起各族反对,这可得废好大一番功夫。更是险些忘了亲挑贺礼送往花界和璇玑宫,只好半夜还在天界库房里转悠,思量着送些什么能既彰显天家仁慈又能隐晦地向兄长表达些许不满。

  秋日时花神殿下情窦初开,趁夜神殿下带她偷跑时表露心迹。回来时便决定要研习绣活儿,争取在大婚之前绣出一套像样的喜服。夜神殿下怕她真的日日苦练伤了手,因此每日费尽心思要带她出去玩,锦觅也是个没心没肺的性子,再加上出生后常年待在花界,一听着玩眼睛都放光。绣喜服的事儿一放再放,如今不日便要成婚,花神殿下急得团团转,且让众人拦着每日下职便来花界的夜神殿下。美其名曰:喜服绣不完,总得绣个盖头出来吧。润玉仙上惨遭未婚妻拒绝,在门口连连摇头:“觅儿可知天界成亲礼服皆喜用白色,如今觅儿绣个红盖头配白喜服,可是要让我看笑话?”花神殿下那'牡丹花开'的盖头堪堪绣了大半,被夜神这坏心眼的一提醒,气的在房内叉腰:“本神想用什么色用什么色,本神觉得红盖头配喜服甚好!”收获夜神殿下在屋外爽朗的一阵大笑后决定手残志坚的绣出个成品给此人瞧瞧。此后说什么也不让夜神见她半眼,铁了心要和这条嘲笑她的臭龙闹上一闹。
  亲终归是要成的。成亲礼当天妆容精致的花神殿下拎着一方红盖头说什么也不撒手,被夜神耳语一番闹了个大红脸,顺手就把这费了她半月心思的盖头扔在了床上,自己扯着裙摆往外闯,被夜神拽住同来迎亲的月老上天去了。
  殿前仪式无非是一拜盘古混沌,二拜父神父神,三拜夫妻对拜。礼成后锦觅先入了璇玑宫,随后众仙的敬酒也被润玉一并免了,急急忙忙也回了宫。众仙家大跌眼镜,没想到平日里不急不躁的夜神殿下也有这般时候,月老的话本里只怕是又要多一段佳话。

  此时正值入夜,璇玑宫多久没为了一个人灯火通明到如此地步就连润玉也不可知。他千年来独守此处,天大的喜事也传不到这儿来,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他的喜讯。多年无依无靠的天庭生活让他时刻提心吊胆,从不流露真情实感。今日是他自记事之日起为数不多的破例。他一生中破例不多,可次次这般,均是为了锦觅。
  娘亲您看,润玉今日起也有牵挂之人了。
  他缓步入了殿内,偌大宫闱喜烛明媚,心心念念的人红色喜服上身沿床而坐,亲手缝制的盖头掩着眉眼,等着他揭开。
  他用喜秤挑开盖头一角缓缓上提,坐着的姑娘笑眼弯弯,伸手捏住了他衣角。
  “阿玉。”
  娘亲唤他鲤儿,父帝只称他润玉,邝露尊称他殿下。从来没人这么唤过他。
  他觉得甚好。

  也罢。长夜漫漫。以后的事,便以后再说吧。

                                                         by.苏颂.
 
 
 

》香蜜沉沉烬如霜.圈地自萌.润玉x锦觅.
》我就只是想给小鱼仙倌一点小幸福.
》只是小甜饼而已.
》我圈地自萌文笔差,无爱的也别打醒我
》私设多没旭凤戏份

能接受吗!

那开始叭!

“我见了你,心中自然欢喜。”

  天上一日,人间一年。
  夜神殿下丧母之时曾向未婚妻承诺,为其母簌离守孝三年。而今用人间时日算来,也堪堪过了一千年。

  千年时光能改变的不是一星半点。鼎鼎赫名的火神殿下自请去镇守魔族边境不成,又被爱子如命的天后押着登了帝位。奈何新任天帝的父神母神尚在,心仪的仙子早在四千年前就被父神配给了其兄长做未过门的妻子,想要寻一个自己喜欢的小仙做新任天后显然是没有可能。因此天庭如今后位空悬,四海八荒的各位仙子都想来试上一试。
  于是一场由前任天后操办的相亲流水席已开展一月有余了。

  锦觅仙上初乘继花神之位时被一众长芳主锁在花界勒令好好修行,莫要丢了花界的脸面。不曾想锦觅虽袭了花神尊号,骨子里却还只个小姑娘,对什么玩意都好奇万分。此番殒丹刚由的夜神殿下帮她取出,心智才渐渐成熟起来。且事事赖着夜神,今天捉弄个山精,明天倒腾些水产的,夜神殿下也竟纵着她胡闹。众长芳主对此可是操够了心,挑了个良辰吉日打算把锦觅讲上一讲,就算是未婚夫妇也不可如此麻烦夜神殿下,这么日久天长的难免招人厌弃。
  于是几位长芳主在一个秋风飒爽的早晨,推开了锦觅常驻小苑的门。物件摆放还是老样子,最夺人眼球的还是立在半空的那张宣纸,见有人注意到它还故意扭了扭身子,纸上还有几个颇有些夜神殿下风范的字。
“润玉仙和我出去玩些时日。”仔细一看地下还有一行小字。“长芳主我错了。”
  “…锦觅不见了。你们且先寻着夜神殿下将她带往何处去了。若是没什么危险,就随她去罢。”

  夜神在天宫领的是布星挂夜之职,每夜面对见了几千年的星辰好不无趣,再者他面上看去与世无争温润自谦,心底的计较可不止一分两分,说什么也不愿把好不容易争来的未婚妻再带上天庭瞎晃悠。此番私自带锦觅外出,便去了她心心念念的凡间。
“觅儿曾来凡间历劫好不辛苦,不知这回可还高兴?”
“这高兴自是高兴的。小鱼仙倌,我听闻人间有'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说法。看街上行人衣着和我做凡人时大不相同,想必是已经过了很久了吧。”
“正是。距觅儿晋升为仙上已过去千年有余了。”
身侧的姑娘活泼的张望四周,许是上一世渡劫时身为圣女,一辈子都没体味过民间市井的趣味,见什么都觉得新奇。润玉不免失笑,在路边给她买了串糖葫芦尝尝。哪知这一下子便给锦觅打足了底气,见什么都要去试一试,不大一会便拉着夜神殿下逛完了整条街,巷内的青楼小倌馆也要闯上一闯,随即被脸色大变的夜神拉住哄去听戏了。
  锦觅从伏着的桌上悠悠转醒之时戏台子上刚唱完一折《天仙配》。台下戏迷拍手叫好要再来一折《梁山伯与祝英台》。往边上一瞧,碗碟里的瓜子仁儿堆成了山,赶忙止住了润玉还打算剥的动作,认认真真听他讲起上一折董永和七仙女的故事来,时不时大骂两句恶人傅官保,义愤填膺的模样好不惹人喜爱。台上那一折完了,桌上这一折也尽了。
  此时戏园外已是暮色时分,两人漫步至水边。夜神殿下似乎才意识到今日是偷偷将人带出来的,可才短短一天时间相处又断然不够,送与不送锦觅回去,这是一个问题。正当夜神殿下天人交战之时,全然没意识到身后这位小鱼仙倌在操心什么的花神殿下后退一步握住了他的手。
“那一世这个时候,我说要陪你共赏昙花,我没有履约,对吗。”
  润玉愣在当场。
“你删了我那晚的记忆,我也早就记起来了。”
  越过这条绕城江,对岸便是万家灯火。秋风习习,即使在夜晚,也不免有才子佳人泛舟湖上。江上点点灯火和对岸声声笑语似是点醒了他,他终于记起自己是那位在寒夜中孤身一人的神明,身前这个女子是他千年来少有的温暖。
  他不由得虚虚的攥住掌心的温度。得到的是更加用力的回握。
  他瞪大了眼睛。
“我欠你的一场煮酒赏花,千年来也该加倍偿还了。”
  稍微长高了一点的姑娘回头冲他笑,抬起他的手撩起他附着在腕上的宽大衣袍,素白手腕上只系着一根月老红线。
“我欠你此后年年的中秋烟花,欠你一生团圆,欠你一根…真心实意的红绳。所有的这些,我都想还你。如此这般,你可欢喜?”
  他嘴唇颤抖,终于用力和她交握。
“我只见了你,心中自然欢喜。”
  
                                                          by.苏颂.

入侵沈教授家的冒险计划./巍澜

赵处长被特调处全员合起伙来驱逐了。

周六早上就揉着脑袋站在沈巍家门口的赵云澜有些头疼。按理来说他们特调处作为与众不同的办案处是不分工作日和周末的,可林静大庆那几个家伙昨晚非缠着他玩真心话大冒险。不仅前任女友的数量和交往历程被揭了个底儿掉,甚至还逼得他无处可去――
“老赵你这二十四小时连轴转的不是办法,我这个副处做主给你放天假你爱找谁玩找谁玩去吧。”
“就是就是明天周六龙城大学也放假的!”
“赵处拜拜玩的开心!”
唯一没有参与'赶走顶头上司'计划的祝红挽着手臂,面色不善的朝他“哼”了声。
他就这么被不明不白的赶了出来。

沈巍家离自己家不到五米,在他家闲一天真是…妙啊。还存了点点良心觉得打扰沈教授休息不太好的赵处杵在别人家门口,有点犯难。
然后门在他面前被打开了,里面的男人眨眨眼,一副迷茫的表情。“早?”
“沈教授这是要出门?”
“去超市。”沈巍上前两步,“出什么事了吗?”
赵云澜沉默两秒,“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扫地出门。”
沈巍显然是听明白了,嘴角的弧度压抑了一会无法克制的加深,他侧着身子,“先进来吧。”
浑身上下写满了“这怎么好意思打扰沈教授出门呢”的赵云澜走进了沈巍家。

“你先把粥喝了。”
沈巍把碗递给进门就抓紧时间瘫在沙发上的赵云澜,后者接过碗三下五除二喝个精光,站起来去厨房洗碗。“沈教授连我没吃早饭都能猜到。”他拆个棒棒糖丟进嘴里,回身跟上拉开门在门口等他的沈巍。
沈巍瞥他一眼,一脸的‘你会吃早饭才有鬼了’的表情。

沈巍有超市做目的地,赵云澜则是漫无目的得跟着他走,边走边思考到哪儿去浪费这一天。
“吃辣吗?”
赵云澜被问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戏谑的看着并肩而行的人,“怎么着,咱们沈老师还会下厨啊?”
“会一点。”沈巍笑了笑却并没看他,耳尖有点可疑的微红。
“噢。”赵云澜舌尖卷着糖,“吃啊。”

沈巍其实不太喜欢来超市,人多到拥挤的时候他会莫名其妙的烦躁。但是今天不一样。
斩魂使对环境的感知能力比其他人更强些,今早赵云澜刚在他家门口站定他就知道了,看他迟迟不敲门这才随便找个借口把门打开。
只不过今天在超市好像挺让人舒心。

“赵云澜。”
那厢举着两颗菜研究西兰花和花菜究竟有什么区别的赵处长头都不抬,“不要茄子。”
…沈巍往篮子里丟了一把芹菜。再看看那人叼着的棒棒糖,沈教授走向了肉类区。
做个糖醋排骨吧。

结账后购物袋被赵处以“不会做饭总能拎包”为由抢了过去。只捧了两罐牛奶的沈巍跟在他边上,活像个听话的小媳妇——至少赵处是这么觉着的,这一点赵云澜在屡次决意入侵沈巍家厨房大显身手却被沈教授一手好刀功给震住后更确信了。
赵云澜趴在桌上看着面前的三菜一汤:辣子鸡、糖醋排骨、清炒芹菜、紫菜蛋花汤。“你怎么什么都会…?”
“只要你多看书,实践,会的东西自然就多了。”沈巍递双筷子给他。
“真的不考虑加入特调处吗沈老师?”
“请容我再一次拒绝。”
“别啊。”赵云澜给他夹块排骨,“好好考虑考虑。”
“……”沈巍没回话,权当接受了这点小贿赂。

赵云澜没有大白天睡觉的习惯,但现在他确实有些困了。
老实说他来沈巍家还真不是单纯没地儿去,这个沈教授研究面实在太广了,有些本不该普通人知道的事情他也一清二楚。赵云澜揣着观察他顺带蹭饭的心思来,到了下午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好吧…也可能是因为沈巍家的沙发太舒服了…。半梦半醒的赵处长翻了个身,也没管沙发那头的沈巍正看着他,迷迷糊糊的睡死了。

一觉起来都至傍晚,赵云澜寻思着打扰人家一整天了要不回家泡桶面得了。那头沈巍已经把碗筷摆上桌招呼他吃晚饭。
吃了睡睡了吃,怎么这么像养猪呢。全然没发现自己真的在被当猪养的赵处长快活的应声,又蹭了沈巍一顿饭。


“沈巍啊,今天打扰你一天真是不好意思…下次我请…”
“以后要是想吃饭了,就来对面找我。”
“行啊没问题!那沈老师哪天想学泡面了我赵云澜手把手教你!”
赵处长正找钥匙开门,顺嘴回句不着四六的话,也就错过了身后沈巍一个真心实意的笑。

一眼/巍澜

#ooc属于我#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 惊鸿一瞥 乱我心曲。巍笔。”

彼时赵云澜还什么都没记起,他唯一讶异的只有自己对昆仑锁的熟悉,室内墙上年代不同的古画和照片全是他的脸。他赵云澜活了三十个年头,什么奇闻诡事没听说过,此刻也不得不呆立当场,用他清奇的思路来得一个解释:那位沈巍题字画的上古昆仑君,怕是同他有什么联系。
大神木和大封石中的记忆显然不让赵云澜满意。开什么玩笑,以他是昆仑转世为前提来假设,他可不觉得自己这经过人世磨炼的魂魄会少了那抹愤世嫉俗。唯一的可能就只有那两处的记忆被修改过。
有什么人在阻止他想起来。
初时赵云澜并未怀疑过沈巍,这位在人世中瑀瑀独行的斩魂使除了他什么都没有,爱的孤独又沉重。
所以最后即使真的是沈巍在试探 阻止他回忆起一切,拥有昆仑君记忆的赵云澜也只想像往常一样嬉皮笑脸,再郑重其事的告诉他。
“你受苦了。”

沈巍遇见赵云澜是在那扇窗口,不论轮回几世一样不大正经的人趴在那儿,笑眯眯的逗被吊在窗外的实习职员。
又见面了。沈巍掐着掌心强迫自己不再和他对视,叮嘱刚从楼上摔下来的实习职员下次小心。
不该的。远远看着就行。本是不祥之人,不能靠近他毁了他。
直到赵云澜走来自我介绍沈巍才真正清醒,他同赵云澜握手时嘴角止不住上扬。
就这一次,下次不了。
沈巍回家后在卧室里坐了一晚上。只有这间满是画像和照片的屋子能给他平静。
就是从正式遇见赵云澜那天开始不一样的。
赵云澜越来越频繁的拜访沈巍,两个人无意遇见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甚至是提出要追他。
一步错,步步错。
不该这样的。沈巍细细摩挲着手下的照片,大的、小的、发火的、大笑的。该拿你怎么办好。
沈巍自觉是被命运捉弄之人,而赵云澜却是它送他最大的礼物。他愿用一切来交换他。
他既盼着他记起,又盼着他永不再记起。
沈巍最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小郭这个变数他始料未及。以至于沈巍醒后又是下跪又是道歉,这才换回赵云澜白眼。
“对不起,我错了。”

这天沈教授教案整理的多些,不留神让来接他的赵处长溜了进来。赵云澜处长完全没有作为一名偷溜进大学校园的教师家属的自觉,拖开椅子大喇喇坐在他面前。顺手拆了桌上的棒棒糖吃。
吊儿郎当的赵处拍拍后脑勺,嘴里不安分的咬着糖棒,隔桌对坐的沈教授神情专注的看着他。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啊。不擅长文邹邹的赵云澜被脑子里闪过的话吓的抖了三抖。
恰时沈巍开口唤他。
“赵云澜。”
“那时我总觉得,昆仑的魂魄辗转多世已与我再无干系,我只能做到护其一世平安。直到遇上你。”沈巍似乎不太习惯向他表露情感,耳根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攥笔的手捏出了白痕。
“当时我就明白,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跟你走。”






"我既盼着他记起,又盼着他永不记起。"源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跟你走。"源于栖见大大的《可爱多少钱一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