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香蜜沉沉烬如霜
》私设多无旭凤戏份
》我巨喜欢润玉 一个送给他的小甜饼

“是你让我热爱这世间。”

人间的寒冬难捱,往年要破冰取水。可今年不知怎的,大小江河竟无一处结冰,就连冬风都较从前柔和不少。最后连枯死的枝头点出株株腊梅,大家伙儿们也都见怪不怪,准是近来神仙仙子有天大的喜事,大赦百姓罢了。于是在正月里祭天念祖时,多给神明叩几个响头,以求来年幸福安康。

  水神嫁女,天上人间,十里红妆。
  洛霖活这数万年,同先花神梓芬那一段情不过弹指一挥,因此尤其盼望自己与梓芬所出能寻得如意郎君。他本意是取消润玉同锦觅的婚约,由锦觅另择良人。但自夜神殿下守孝这三年来,锦觅一直伴其身侧,由她央着,两人时不时出去一番游历,夜神殿下惯着锦觅,暗地里也处理掉不少心机叵测之徒。殒丹已于锦觅心口取出,洛霖心底明了此为锦觅的抉择,于是也再不干涉。更何况大婚之日将至,纵是水神平日那般不喜形于色的仙,也悄悄将对凡人的管制松了一松。今年凡间腊梅开的尤其精神,知女莫若父,此番为谁的手笔,他心知肚明。

  继位一载有余的旭凤陛下最近倒是日日忧心。母神荼姚仙上卸去了一身天后重担,做起媒来也是一把好手。今日一个鸟族族长花枝招展,明日一位水族公主艳压群芳。真正中意的仙子即将大婚。说起来也是十分心酸,愁的昔日英勇神武的天帝陛下头发都掉了大把。况且新帝根基不稳,始才登基四海动荡,每日里需花上大量时间将各族内部人手替换成陛下亲信,还得保证不引起各族反对,这可得废好大一番功夫。更是险些忘了亲挑贺礼送往花界和璇玑宫,只好半夜还在天界库房里转悠,思量着送些什么能既彰显天家仁慈又能隐晦地向兄长表达些许不满。

  秋日时花神殿下情窦初开,趁夜神殿下带她偷跑时表露心迹。回来时便决定要研习绣活儿,争取在大婚之前绣出一套像样的喜服。夜神殿下怕她真的日日苦练伤了手,因此每日费尽心思要带她出去玩,锦觅也是个没心没肺的性子,再加上出生后常年待在花界,一听着玩眼睛都放光。绣喜服的事儿一放再放,如今不日便要成婚,花神殿下急得团团转,且让众人拦着每日下职便来花界的夜神殿下。美其名曰:喜服绣不完,总得绣个盖头出来吧。润玉仙上惨遭未婚妻拒绝,在门口连连摇头:“觅儿可知天界成亲礼服皆喜用白色,如今觅儿绣个红盖头配白喜服,可是要让我看笑话?”花神殿下那'牡丹花开'的盖头堪堪绣了大半,被夜神这坏心眼的一提醒,气的在房内叉腰:“本神想用什么色用什么色,本神觉得红盖头配喜服甚好!”收获夜神殿下在屋外爽朗的一阵大笑后决定手残志坚的绣出个成品给此人瞧瞧。此后说什么也不让夜神见她半眼,铁了心要和这条嘲笑她的臭龙闹上一闹。
  亲终归是要成的。成亲礼当天妆容精致的花神殿下拎着一方红盖头说什么也不撒手,被夜神耳语一番闹了个大红脸,顺手就把这费了她半月心思的盖头扔在了床上,自己扯着裙摆往外闯,被夜神拽住同来迎亲的月老上天去了。
  殿前仪式无非是一拜盘古混沌,二拜父神父神,三拜夫妻对拜。礼成后锦觅先入了璇玑宫,随后众仙的敬酒也被润玉一并免了,急急忙忙也回了宫。众仙家大跌眼镜,没想到平日里不急不躁的夜神殿下也有这般时候,月老的话本里只怕是又要多一段佳话。

  此时正值入夜,璇玑宫多久没为了一个人灯火通明到如此地步就连润玉也不可知。他千年来独守此处,天大的喜事也传不到这儿来,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有他的喜讯。多年无依无靠的天庭生活让他时刻提心吊胆,从不流露真情实感。今日是他自记事之日起为数不多的破例。他一生中破例不多,可次次这般,均是为了锦觅。
  娘亲您看,润玉今日起也有牵挂之人了。
  他缓步入了殿内,偌大宫闱喜烛明媚,心心念念的人红色喜服上身沿床而坐,亲手缝制的盖头掩着眉眼,等着他揭开。
  他用喜秤挑开盖头一角缓缓上提,坐着的姑娘笑眼弯弯,伸手捏住了他衣角。
  “阿玉。”
  娘亲唤他鲤儿,父帝只称他润玉,邝露尊称他殿下。从来没人这么唤过他。
  他觉得甚好。

  也罢。长夜漫漫。以后的事,便以后再说吧。

                                                         by.苏颂.
 
 
 

评论(6)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