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巍澜

#ooc属于我#
“邓林之阴初见昆仑君 惊鸿一瞥 乱我心曲。巍笔。”

彼时赵云澜还什么都没记起,他唯一讶异的只有自己对昆仑锁的熟悉,室内墙上年代不同的古画和照片全是他的脸。他赵云澜活了三十个年头,什么奇闻诡事没听说过,此刻也不得不呆立当场,用他清奇的思路来得一个解释:那位沈巍题字画的上古昆仑君,怕是同他有什么联系。
大神木和大封石中的记忆显然不让赵云澜满意。开什么玩笑,以他是昆仑转世为前提来假设,他可不觉得自己这经过人世磨炼的魂魄会少了那抹愤世嫉俗。唯一的可能就只有那两处的记忆被修改过。
有什么人在阻止他想起来。
初时赵云澜并未怀疑过沈巍,这位在人世中瑀瑀独行的斩魂使除了他什么都没有,爱的孤独又沉重。
所以最后即使真的是沈巍在试探 阻止他回忆起一切,拥有昆仑君记忆的赵云澜也只想像往常一样嬉皮笑脸,再郑重其事的告诉他。
“你受苦了。”

沈巍遇见赵云澜是在那扇窗口,不论轮回几世一样不大正经的人趴在那儿,笑眯眯的逗被吊在窗外的实习职员。
又见面了。沈巍掐着掌心强迫自己不再和他对视,叮嘱刚从楼上摔下来的实习职员下次小心。
不该的。远远看着就行。本是不祥之人,不能靠近他毁了他。
直到赵云澜走来自我介绍沈巍才真正清醒,他同赵云澜握手时嘴角止不住上扬。
就这一次,下次不了。
沈巍回家后在卧室里坐了一晚上。只有这间满是画像和照片的屋子能给他平静。
就是从正式遇见赵云澜那天开始不一样的。
赵云澜越来越频繁的拜访沈巍,两个人无意遇见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甚至是提出要追他。
一步错,步步错。
不该这样的。沈巍细细摩挲着手下的照片,大的、小的、发火的、大笑的。该拿你怎么办好。
沈巍自觉是被命运捉弄之人,而赵云澜却是它送他最大的礼物。他愿用一切来交换他。
他既盼着他记起,又盼着他永不再记起。
沈巍最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小郭这个变数他始料未及。以至于沈巍醒后又是下跪又是道歉,这才换回赵云澜白眼。
“对不起,我错了。”

这天沈教授教案整理的多些,不留神让来接他的赵处长溜了进来。赵云澜处长完全没有作为一名偷溜进大学校园的教师家属的自觉,拖开椅子大喇喇坐在他面前。顺手拆了桌上的棒棒糖吃。
吊儿郎当的赵处拍拍后脑勺,嘴里不安分的咬着糖棒,隔桌对坐的沈教授神情专注的看着他。
海底月是天上月,眼前人是心上人啊。不擅长文邹邹的赵云澜被脑子里闪过的话吓的抖了三抖。
恰时沈巍开口唤他。
“赵云澜。”
“那时我总觉得,昆仑的魂魄辗转多世已与我再无干系,我只能做到护其一世平安。直到遇上你。”沈巍似乎不太习惯向他表露情感,耳根红的几乎能滴出血来,攥笔的手捏出了白痕。
“当时我就明白,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跟你走。”






"我既盼着他记起,又盼着他永不记起。"源于《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只要你看我一眼,我就跟你走。"源于栖见大大的《可爱多少钱一斤》

评论(2)

热度(14)